[江苏同志聊天室] 活命,在异性恋霸权下民众抗议车臣迫害同志


何谓歧视?就是认为自己的命比别人更值得活下来。


被歧视的人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只是拥有权力的歧视者,选取任意的某种社会特征加以标签,歧视者利用这个标签,用尽一切手段来保持自己自己的特权,并且不让别人活命。

是的,我说的是「活命」,因为社会制度存在的歧视,使得许多人无法活命。

性别的歧视

大家可能无法相信,在《家暴法》通过之前的台湾,男性是可以如何粗暴地对待女性。我没有见过面的姑姑,十几岁就嫁人了,出嫁之后,经常遭受家暴,有一次伤痕累累地回到娘家,说要离婚,但是我阿公说,你嫁人后再回来后头昔,人家会看笑话,虽然不忍心,还是要她回去,过了不久,没有生儿育女的她,就传来死亡的消息。

那个是1950年代的故事,父权体制底下的性别歧视,让我的姑姑无法活命。进入1970年代中期,有一位高教育的女性,走入我父亲的律师事务所,问「要如何才能够不被虐待她的老公离掉」。她说,她的老公认识一位小三,因此想尽办法要跟她离婚,特别是用暴力手段。而这位太太在婚后就辞去工作,带着几个小孩,都还没成人,所以她没办法自己独立生活。她说,有一次她老公发了狠,直接抓住她的左手下半臂,就如折断筷子那样,折断她的手臂。

父权结构下的性别歧视,让这两个女人都困难活命。

种族的歧视

当汉人政府把核废料,以欺瞒的方式,放到兰屿达悟族的土地上,这个政策与作法也说明了,政策制定者认为原住民的命,不如汉人重要,所以有害的放射物质可以丢到那个无力抵抗汉人国家的地方,而不需要问当地人的意见。种族歧视,让当地原住民无法活命。

种族歧视的巅峰之作,当然是希特勒的纳粹屠杀犹太人。谁应该被送进去集中营加以毁灭呢?谁可以继续存活下来呢?判定的标准就是:「没有价值、不值得活下来的人,包含同志、犹太人、身心障碍者、老人……。」

以下的一张图片,是一位德国人跟犹太女性有婚外情,被挂上狗牌游街示众,上面写着「我是污染种族的人」(Ich bin ein Rasseschänder)。在纳粹的宣传下,德意志亚利安民族是最强大、优秀的人种,犹太人则是肮葬、龌龊的,会污染纯净的种族。

[江苏同志聊天室] 活命,在异性恋霸权下

纳粹德国时代,一名德国人跟犹太女性有婚外情,被挂上狗牌游街示众,上面写着「我是污染种族的人」


这个论调,跟最近看到萌萌猛传的「同志婚姻会带来可怕的社会崩盘」,如出一辙,例如我收到的LINE讯息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反对修改法规,不是不接纳这样的人,而是,不可以为了同情尊重少数人,而瓦解了有史以来人类的人伦次序及规则。」运用同样的造句法,德国纳粹会这么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反对犹太人,不是不接纳这样的人,而是,不可以为了同情尊重少数人,而瓦解了有史以来人类的人伦次序及规则。」

歧视让几百万的犹太人丧命,也同时杀害许多同志。一位住在法国乡下的男同志Seel,在德国纳粹占领该地区后,被送进Schirmeck集中营,某日早上,纳粹召集众人,准备公开处决某个人,被带出来的,竟然是他的18岁同志情人。纳粹脱光他情人的衣服,在他头上戴上铁头罩,反覆猛烈敲击他的头,接着放出几只训练有素的牧羊犬扑上去,将他撕裂咬死。


性倾向的歧视

最近反同基督徒经常出现的一种论调就是:「少数同性恋的人,霸凌、歧视多数异性恋的人。」那么我们可以反问一个问题:是否有异性恋者,因为受到同志的歧视而自杀呢?跪在立法院前面的这些号称充满爱心的基督徒,你们有被同性恋者歧视过吗?周遭有人因为如此而无法活命的吗?

我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同班同学,出国念完博士回国后,就埋头在无穷止尽的工作中。他心中藏着的一个秘密,从来没有跟人谈过,甚至可以说,这个秘密已经造成他日常生活上的无限恐慌。为了掩饰自己的同志倾向,他曾经交过女朋友,假装喜欢AV女优片。但是这样子的双面生活太痛苦了,有一天,他独自开着车子,开进了高屏溪的河床,在车子里头坐了一天,考虑是否就此沉入水中。可惜,他没有办法活命到看见同志婚姻法律修改的一天。

另外一个学妹,她说她从国中起,就跟同校的同班同学交往,这个女同学非常man,很受同学的欢迎。她说,她的女伴在国中非常好动、会捉弄人、大声吵架,但有时候就搞自闭,自己一个躲在操场仰望蓝天,不准别人接近。后来这位女同学因为家境关系,去念了职业学校,两个人的感情也是on-off-on-off,中间对方还闹过几次自杀。一直到我学妹已经28岁的时候,决定要做个了断,问她是否还要在一起,否则这样子下去也不是办法。学妹抱怨,每次要碰触她的身体的时候,对方就找许多理由不让她碰触私处。到通牒决定谈判的那一天,对方才把隐藏在心中将近30年的秘密说出来:其实她有男性的生殖器官。


异性恋霸权的歧视压迫,造成了多少人丧命呢?

20年前的两位北一女女生恋情,不见容于社会而选择烧炭自杀,屏东的叶永鋕因为性别气质不符合异性恋霸权的规训而身亡,邱妙津的《鳄鱼手记》详细记录了每天活在异性恋霸权阴影下的生活,最后也选择了自杀,这些都是歧视造成很多同志无法活命下来的故事。

放任异性恋霸权继续杀人

美国马萨诸塞州在2005年对学生做过一个调查,想了解非异性恋的学生(gay,lesbian,bisexual,简称GLB,多称为LGBT)他们面临的风险。底下这个表格可以看到,四分之一左右的非异性恋学生,试图想要自杀,但是其他类别的学生,只有5.7%。占优势位置的异性恋者们,应该完全无法体会那种每天面对恐惧、被霸凌的压力。在一个充满暴力(包括肉体的与精神的)环境活命下来,这个过程本身就是很残酷的生命历程。许多同志说,能够活到这个年纪,真的是奇迹!


[江苏同志聊天室] 活命,在异性恋霸权下2005年美国麻州调查非异性恋学生遭遇的风险

柯文哲说:自由是以不侵犯他人自由为范围,对于同性婚姻,他没意见,但若同性恋进入学校教材就要讨论了,「因为侵犯到反对者的自由」。他作为一个异性恋的优势者,从不曾质疑为何人们自出生以来就被各种歌颂异性恋一夫一妻是如何正常、如何的自然、何其伟大的各类文化产品、媒体宣传以及国家体制所淹没?他完全无视同志学生在这种独尊异性恋的体制中,所遭受的压迫与折磨。在美国社会,对于同志婚姻都已经比较容忍了,但是学校的调查都呈现非异性恋的学生必须面对相当高的风险,那么台湾的情况,不透过教育来改变歧视,那么就是继续放任杀人。

是的,社会上,已经多少人因为歧视而丧命了,继续维持目前的异性恋霸权歧视,也就是容忍这个社会继续在杀人。